部分农村地区移风易俗调查:红白事俭办离我们有多远?


 发布时间:2021-01-21 12:33:20

从各地实际情况出发,根据法律法规、政策及各乡民俗特点,注重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制定一乡一策的规章制度。制定村规民约,牵头单位市民政局,责任单位市委组织部;深化文明村镇创建,牵头单位市文明办,责任单位市民政局、团委,各县区……针对当前部分乡村相互攀比、铺张浪费、索要高额彩礼等现象,固

”闽清县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罗维师表示。对于心存侥幸、明知故犯的党员干部,责任追究毫不含糊。今年4月19日,东桥镇黄坪村党支部书记余广明在未按规定报批的情况下,大操大办儿子的婚礼在当地造成不良影响。6月11日,东桥镇纪委给予余广明党内警告处分。移风易俗从党员干部抓起,文明新风渐吹千家万户。“我们最先着手抓的就是‘人生三场酒’,比如三溪乡三溪村红白理事会章程中就明确规定,正宴不得超过15桌,每桌不得超过18个菜,菜金不超过1300元,这样事中监管核查起来就有规可依,既简单操作性又强。”三溪乡纪检干部葛兴权说。“这次我女儿出嫁,按以前惯例是要办两场婚宴的,现在只办一场,单单酒席一项就省下不少钱,这个头我愿意带。”三溪村一位郑姓老伯说。“移风易俗是一个长期过程,需要改变群众思想中的一些固有观念,只有从群众最痛恨、问题最突出的现象抓起,提升群众获得感,然后再由易到难推进,驰而不息久久为功,才能使移风易俗真正落地生根。”闽清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赵勇表示。

西永固之变,是塞上劲吹文明新风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宁夏聚焦农村一些地方存在的高额彩礼、婚丧大操大办等不良现象,出台《关于推动移风易俗树立文明乡风的指导意见》,指导各市县加快建设村红白理事会,修订完善村规民约。中卫市建立了市、县、镇、村四级移风易俗效能目标考核体系,通过发挥绩效考核“指挥棒”和“紧箍咒”作用,确保革陋俗、树新风工作落到实处。当地还创新出台奖励办法:对获评市级及以上移风易俗示范户的,一次性奖励2000元;生活困难的移风易俗示范典型,其子女可以优先享受助学金补助政策、优先办理助学贷款……通过奖励引导,让移风易俗的“软要求”变成脱贫攻坚的“硬支撑”。

操办规模和分送红包金额不断攀高,许多干部群众盲目跟风,导致婚丧喜庆讲排场、比阔气之风在长乐大面积泛滥。一场宴席下来,分的红包少则数万元,多则数十万元甚至数百万元,令人瞠目结舌。有的老板请领导干部时,甚至讲“我给你留了几桌,你自己带人来”,以至于经常出现这样的笑话:主人请了谁不知道,来宾吃了谁的饭也不知道。党风政风引领社风民风,反过来社风民风也会影响和侵蚀党风政风。一些党员干部“乐在其中”,忘掉了纪律,到处吃酒席拿红包。

去年,母亲生病住院,花了2.4万元。如今,邵建国既要照顾老人,又要照顾孩子,只能在周边打零工。无奈,63岁的父亲背起行囊,外出打工还债。“结不起婚”的不止邵家。桥楼乡八里曹村的张振东是远近闻名的致富能人,一年收入5万多元。2016年,大儿子结婚,他们按“一动(汽车)不动(房子)”的习俗,盖三层楼花费20多万元;买了一辆汽车,花费13万元。给女方8.8万元彩礼,待客30多桌。一个儿媳妇娶进门,张家花了50多万元。眼看二儿子又要结婚,老两口愁得睡不着。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刘成良在赣南农村调查发现,当地上世纪八十年代彩礼才1000元多点,到2005年左右为一两万元。此后一路上涨,2010年达10万元左右,2013年前后涨到15万元至20万元。10年间农村彩礼涨幅超过10倍。除了天价彩礼之外,铺张的宴席、沉重的人情,同样让农民有苦难言。在湘北一些农村,办酒席风气较盛。其中以祝寿收礼花样最多,36岁可以办寿宴,逢整五、整十也能办。这样一来10多年里仅此一项就可以收礼4次,可谓“三年一小贺,五年一大祝,十年一隆庆”。

”语毕,陈荣华难掩内心的激动,眼里充满泪水,“现在政府大力提倡厚养薄葬,我非常支持,就是应该这样!”当地群众受陋习所累,对此深恶痛绝。党员干部示范带动,铲除滋生歪风的土壤去年12月8日,刚上任不久的福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刘学新接到一封群众来信。信中反映长乐市存在大操大办婚丧喜庆的不良风气,“结不起婚”“死不起人”成了长乐人的难言之隐、心中之痛。“这些不良风气的滋生蔓延,与当地党政机关和党员干部作风不正有很大关系,必须首先抓好党风,以优良党风政风带动社风民风。

新华社济南12月7日电 题:没了人情负担,多了文明风尚——山东淄博、胶州红白喜事移风易俗见闻新华社记者袁军宝、张旭东、邵鲁文“2012年底,我的同姓大爷李呈祥去世后,根据他的遗愿,在坟旁烧了他给别人办丧事时用来接骨灰的八抬大轿,这个老习俗就此终结了。”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南太河村村主任李洪海至今对这件事印象深刻。近年来,类似移风易俗的故事,在山东淄博、胶州等地还有许多。当地通过成立红白理事会等多种措施提倡红白喜事简办,不仅减少了攀比浪费之风,也大大降低了村民负担,同时也推动村民将孝道尽在平时,带动乡村更加文明和谐。

不仅如此,随礼的方式上也不断“推陈出新”。例如,给老人办寿宴或丧事,如果老人有3个儿子,参加者竟需要给兄弟3人一人一份礼金。随着人情往来风气加重,收礼名目多、随礼金额高在部分农村地区越演越烈,“人情债”陷入恶性循环。农村还形成了很多俗语:“人把人皮披上,不赶人情是不行的”“人情不是债,头顶锅来卖”。农村倡俭治奢要从“小气候”向“大气候”转变农村地区流行的一些不良风气,透支着农民家庭的财富,消解了贫困治理的长效成果。

东枝 科林斯 墨萱

上一篇: 长沙邮检口岸截获792只工匠收获蚁 国内无天敌

下一篇: 传播学与社会学的对话电子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5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