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与家人吵架酒后想不开 板砖砸头想轻生


 发布时间:2020-12-02 17:53:02

今日(9日)上午,哈市一名八旬老翁被车撞倒,头部流出大量鲜血。此时,一位好心的哥路过,立即将老人送往医院救治。9时10分许,在道里区安国街靠近安顺街交口路段,一名走人行横道的老人被一辆出租车撞倒,头部血流不止,满脸都是鲜血。正在危急时,路过的中顺公司谢可勇师傅站了出来,招呼众人将

为了省钱,他们合伙租住了这处简易的二层民房。当晚这名邻居在楼下发现刘某时,刘某已不省人事,他便急忙报警求助。在事故现场,民警闻到一股很大的酒味。经询问多名租住在此的住户得知,刘某平时都是一个人住,“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喝点儿小酒,”而且喝的都是高度白酒,用刘某自己的话来说,“喝酒可以暖和身子。”最近天冷了,刘某的酒也越喝越多。14日下午,记者从医院了解到,刘某胯骨骨折、头部受伤,经过紧急救治已无生命危险。据刘某回忆,当晚他喝了一瓶多白酒,结果晃晃悠悠准备下楼上厕所时,刚走了两步,一脚踩空了,直接从两米多高的楼梯上摔了下去,然后整个人就昏迷过去,什么也记不起来了。(记者 周衍鹏)。

此时,已经有人用纸巾给老人擦拭头部的血迹。看到老人的情况缓和,他们再次慢慢将老人扶起,挪到人行道上。很快,120急救车来了。老人被送往医院,围观的人群开始散去。施女士说,自己因要办事,没有来得及询问这些好人的姓名和身份。下午5时30分,记者在现场看到,地上还留有一摊血迹,沾血的纸巾还没有被清理。但现场周围,已经没有了围观的市民。随后,记者在医院找到了受伤的依伯,他的头部已经包扎好,正在接受治疗。依伯告诉记者,他姓郑,今年80岁,福州人,当时,他突然感到头晕,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上,把头部给磕破了。对那些热心帮助的陌生人,依伯说,“谢谢他们。”因依伯正在接受治疗,记者不便多打扰。昨晚7时许,记者从医院了解到,经过治疗后,郑依伯已被女儿接回家。施女士拨打本报热线968111提供线索后,便一直关心老人的情况,得知老人经治疗出院后,施女士对记者说,“没事了就好。”(海峡都市报记者 周德庆 关铭荣文/图)。

正要上公交车时,他的头顶莫名被外物重击了一下,当场感到一阵眩晕,瘫坐在地,头部瞬间血流不止。在好心人的帮助下,傅老先生被及时送往就近的医院救治。经医生诊断,傅老先生头顶部位出现长达7cm的弧型裂口,伤口深达颅骨,经手术治疗,缝合了6针。事发现场位于南昌市站前西路绳金塔公交车站。根据家属提供的视频,记者清楚地看到老人被易拉罐砸伤的一幕。事发时,32路公交车正好到站,车停稳后傅老先生和老伴正要上车,突然一个红色的易拉罐从天而降,正好砸中老人的头顶。

已经赶到的急救人员取出止血纱布,对伤者头部进行简单的止血处理,并用手掐伤者的人中。经初步检查,伤者身上有明显骨折症状,面部、胳膊等部位多处受伤,嘴里全是血。由于人一直昏迷不醒,民警和急救人员赶紧将伤者抬上救护车,送往附近医院进行急救。“我当时准备下楼去接点自来水,结果刚下楼梯走了没两步,就感觉踩着什么东西了,软乎乎的,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原来地上躺着个人。”与伤者同住一栋楼的邻居告诉民警,伤者姓刘,今年62岁,和自己是老乡,一起从河南老家来青岛打工。

昨天中午11时许,灯市口地铁站A出站口,一个铝合金工字架突然从10层高楼上坠落,砸中一名男子,金属物尖头插入其头部约3厘米。事发后,该男子被送往协和医院抢救,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脱离生命危险。“那个男的好好地站在那儿,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金属架,砸在他脑袋上。”昨天中午,目击者钱女士告诉北京晨报记者,受伤男子倒地后,头部大量出血。“整个工字架就半立在地上,其中一角插进他的头部,听到他惨叫了几声,我赶紧打了999急救电话。

苦参 达克 齐永宽

上一篇: 中国社会办医阳光采购平台

下一篇: 浙江省社会办医体检中心在哪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8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