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馆服务员嫌挣钱少 持顾客开房视频敲诈要价50万


 发布时间:2021-01-18 06:03:24

女子主动约开房拍好视频发你家一男一女合伙敲诈112万元,男子领刑14年半今年36岁的陶某来自广西,他为了圆发财梦,和一名女子在海南昌江合伙敲诈他人112万元。他们设计摆好偷拍摄像头,诱导他人与女子在宾馆发生关系。男子却最终进了“班房”。2013年春节前后,陶某找到女子阿凤(另案处

视频里一男子与一女子从同一辆车下车,随后进入一家宾馆。下午1时45分左右,两人从宾馆离开。视频长约18分钟。在这长达近18分钟的时间里,我们看到宾馆里人进人出,服务台登记住宿者的形象清晰可见。这些住客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曝光于众目睽睽之中,他们的隐私权受到了侵犯。宾馆录像是为治安和刑事案件而设的,只有执法者在侦查案件时才有权力调看录像。但宾馆录像视频现在却被接二连三地曝光,让无辜者被捆绑现形。偷拍本来应该是追踪明星的狗仔队员的拿手好戏,但现在明星开房被偷拍的事反而很少。

图片正中写着“9.9元起带学弟学妹去开房”,“去开房”字样的背景竟是避孕套的图案。宣传图片下拉信息是宾馆酒店的优惠团购信息。网友将客户端截图发上网络,立刻引发非议。博主“肚皮上的肉肉”表示,“带学弟学妹去开房,亏你们做得出这种活动,恶心”。大众点评网社区的用户“jeanasis”也评论“有没有节操啊”。昨天下午,记者随机致电大众点评该活动页面所列全国的10家商户。10商户的负责人或工作人员均表示他们确系大众点评网商户,但不知此次活动。

中新网南昌7月26日电 (王昊阳 魏长根 彭芳芳)江西南昌籍90后男子江某与中年女子涂某网上相识,并多次发生性关系,事后江某认为自己才22岁,而女方已经50岁了,感觉“吃了亏”,于是再次与涂某开房时,下药将其迷倒,抢走现金1.7万元。日前,江某被南昌市青云谱区人民法院一审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00元。2011年12月初,江某在网上与涂某相识,二人在网上聊天过程中互有好感,同年12月10日二人首次见面时一同逛街,江某称他想与涂某一起买房,买房所需的费用由他承担,但要涂某拿出2万元给其看一下并拍照给父母看,表示涂某愿意与他一起买房的诚意,拍照后就将钱还给涂某。

先用微信勾引男性到宾馆开房,再以“捉奸”为由敲诈现金,三名男子伙同几名女青年以此手段谋取钱财,日前,三人均已落网,并被西青区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刑罚。2012年11月至今年2月间,河北省男青年姚某、耿某、刘某伙同郭某、燕子等人(均另案处理)经预谋,以用微信勾引男性到宾馆开房后“捉奸”为手段,分别结伙在本市西青区的个体旅店内,对到旅店开房的男性进行勒索。其中,姚某、耿某均参与勒索3次,共计勒索现金1.7万余元,刘某参与勒索2次,共计勒索现金9000余元。后刘某因形迹可疑被查获,姚某、耿某也随即落网。根据上述犯罪事实及三被告人的悔罪表现,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被告人姚某、耿某各有期徒刑7个月,并处罚金1.8万元; 判处被告人刘某拘役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记者孙启明 通讯员宋莉)。

六枝特区三男二女5名青年设下圈套,先后对两男子进行敲诈和抢劫。日前,民警将他们抓获。据介绍,7月18日23时许,五人预谋,先由两女子约出相识的男子刘某、李某,酒后开房时,团伙中三名男青年再到房间进行敲诈勒索。三个小时后,李某随其中一女子到一家足疗城开房后,遭到敲诈。在此期间,李某遭到殴打,并被抢走现金426元。及时逃脱的男子刘某,则被告知“拿5000元钱来摆平”,刘随即报警。(吴胜红 本报记者 高松)。

迫不得已,王先生向对方汇款5000元。没想到对方并没有罢休,又多次发来勒索短信。无奈之下,王先生报了警。崂山警方通过大量的调查,认为嫌疑人很可能是当日王先生同网友开房宾馆的工作人员。深入调查后,民警发现该酒店前台服务员于某有重大嫌疑。而于某最近一周一直请假,没有上班,他的手机一直关机,宾馆的工作人员也都联系不上他。5月29日下午,崂山警方在市南区上杭路一网吧内发现于某的踪迹后,成功将他抓获归案。经审讯,于某今年35岁,菏泽人。在宾馆做服务员期间,于某嫌赚钱少,竟从一部电影中受“启发”,萌生偷拍敲诈的念头。他从网上买来偷拍设备,利用在宾馆工作的便利条件,在某酒店房间内用偷拍受害人的录像,随后向其中多人发送短信敲诈勒索,并获赃款5000元。目前,犯罪嫌疑人于某已被崂山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记者 刘腾腾 通讯员 刘海青 张劭沛)。

人们通过恶搞、夸张的方式,来谴责校园性侵。校园性侵案件频发,而且很多犯案者还是本应起保护作用的教育工作者,公众的愤慨之情可想而知。随着案件详情的曝光,似乎也让公众看到,现在对未成年人保护的不力。比如,河南桐柏县54岁小学老师杨某猥亵女生被批捕,媒体却发现他在2010年至2012年的师德考评中均为合格。师德考评非但没有发现问题,反而为他提供了伪装。还有,多起学校性侵案暴露出共同的特点:多名女生被长期侵犯,却没人主动报告家长或学校,最后事发往往是偶然。

随后他们在车上打了小何,小何朝着一名男子也扇了两耳光。最后,车子开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小何不知道在哪里。她陪着这伙人吃了一会儿东西后,叫着要走,但这伙人却没有放她走的意思。小何想了个办法,说要上厕所,“但他们还派了人跟着我”。期间,小何甚至向对方下跪,求他们放她回家,遭到拒绝。凌晨两点多,这伙人中的两名男子,一把拽过小何,拉着她要去开房。小何暗中拨打了男友小范的电话。在电话那头,小范听到女友和对方的争吵,他马上报警。两男子发现小何在暗中拨通电话,他们又将手机抢走。随后,小何被两男子带上一辆出租车。到了殿前村里,两男子先下车,在路边商议着,小何马上对出租车司机说,赶紧走,我多付你钱。司机也意识到小何遭遇不妙,一踩油门载着她离开,那两名男子见此情况,只能作罢。车子开出殿前村后,司机来到一个治安报警点,帮小何报警。目前,警方正在调查此案。(记者 朱俊博)。

南佤 高检院 南德

上一篇: 枣矿集团原总经理王明南套公款3000万 被判死缓

下一篇: 要带薪休假也要黄金周 专家建议恢复五一黄金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27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