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型人格如何处理好人际关系


 发布时间:2020-11-30 16:19:27

在当前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中,在个体层面上亦有“诚信”这一核心价值。在实践中,各行各业也在强化社会诚信体系建设。这一方面说明了诚信的重要性,但另一方面也说明当前的诚信水平还不够高。直白地说,就是这个社会还有许多人不讲诚信、不重承诺,功利主义比较盛行。就拿募捐来说,网络上不仅充

这就是说,君子文化是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能够直接嫁接,并在新时代开花结果的老树新枝。通过这种嫁接,两者在互补互释中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一方面,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获得传统文化这株参天大树庞大根系的丰富滋养;另一方面,君子文化这株昂首向上的千年古木在现代阳光雨露的沐浴和浸润下不断抽出新的枝条,结出新的硕果。作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抓手和具体实践,近年来全国上下普遍开展了推选道德模范和中国好人活动。

更重要的是,必须在一个国家或社会形成一种热爱英雄、维护英雄的浩然正气。国家和社会都有责任回击历史虚无主义的逆流,告慰九泉之下的烈士及其家属,制止网络空间中的侮辱谩骂与诽谤,还英雄以清白、给舆论定是非。今年里约奥运会上,一个美国运动员在团体赛中夺冠,颁奖礼奏国歌时,因没有把手放在胸口上而受到美国网民的围攻,哪怕这个年仅21岁的小姑娘曾为美国夺得金牌;2012年,一名马萨诸塞州女子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保持安静与敬重”的告示旁,明目张胆地竖起中指尖叫并拍照上网,结果遭到美国网民举国共讨。

这一点,在现代社会更显得突出。所以,领导干部要自觉养成“多读书善读书读好书”的习惯,既向书本学习,也向实践学习、向群众学习,不断增强自身的知识含量,提升知识创新和知识服务能力。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和动力。思想空,遭人轰;思想新,得人心。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实践证明,有思想的干部才会在工作中胜人一筹、快人一步;缺乏思想必定站不高、看不远。当前我国正处于改革发展的攻坚期、社会转型期,迫切需要广大干部具有攻坚克难的观点、理念、方法,也就是我们称之为思想的力量的东西。

中新网南京7月11日电 (记者 崔佳明)11日,著名教育专家孙云晓走进江苏书展,他在传授“育儿经”时忠告天下父母:“如果你的孩子没有朋友,这比他考试不及格还严重。”当日,江苏书展第四天,著名教育专家孙云晓做客书香中国全民阅读大讲堂,开讲《养成阅读好习惯,好父母与孩子一起成长》。他现场围绕阅读好习惯的形成以及如何与孩子一起成长两大主题,畅谈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以及社会教育之间的联系。儿童时期最好的教育莫过于养成良好的习惯。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每个中国人心底都埋有一颗君子的种子,激活和倡行君子文化就是要让这颗种子在新时代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因为面对市场经济浪潮席卷社会生活每个角落,导致一些人信仰缺失、价值迷失、道德失范等诸病连发的状况,我们尤其需要在当代开展“新君子文化运动”,在社会生活各方面大兴君子文化、大倡君子之风、大行君子之道,让君子文化这剂传统良方在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项构筑我们精神家园的宏大工程中,发挥补气固本的独特作用。(作者系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文联副主席 钱念孙)。

君子概念和君子文化还可针对和适用不同职业与行业者。古代就有仕君子、商君子、文君子、民君子等说法,实质就是指做官的君子之道、经商的君子之道、从艺的君子之道、为民的君子之道等等,这些都是我们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宝贵资源。君子文化具有古为今用的重大现实意义和价值,亟待采取有效举措激活和倡兴君子文化,在社会逐步形成崇尚君子品格、大兴君子之道、争做正人君子的风尚君子文化源远流长,内涵丰富,不仅是继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课题,更是我们激活和倡行君子文化,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传统文化滋养需要讲清楚、弄明白的问题。

人们耳熟能详的“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就是《庄子·山水》中的名言。荀子在构建礼法体系时强调:“法不能独立,类不能自行,得其人则存,失其人则亡。法者,治之端也,君子者,法之原也。”在荀子看来,一个崇尚礼法的社会,如果没有君子这样品行高尚的人来参与和维护,那将会失去构建礼法社会的基本前提。后来,思想家对“君子”概念的引述和阐发同样不胜枚举。从西汉的董仲舒到东汉的王符,从唐代的孔颖达到宋代的程颢、程颐和朱熹,从明代的王阳明到清代的王夫之等,都从不同角度和方面对君子概念及君子文化进行了很好的继承和发挥。

问题是,现在一些院士被名利的洪流冲决了独立的人格。兼职过多,徒挂虚名,频繁参与社会活动,做太多与自身专业无关的事,这样的院士,实际上就是依附自己的特殊身份,来满足追名逐利的需求,自然也就成了好看不实用的“花瓶”。打破长期僵化的院士“终身制”,这样的改革也就是在挑战固化的利益结构。这些年,各地高校、科研机构以及政府部门,之所以纷纷争抢院士,也就在于一个院士身份背后,关联着复杂的利益链条。也就是说,这里面的利益不只是属于院士个体的,而是单位化、组织化、部门化的利益。

李承峰 张思桐 李希光

上一篇: 广州市太和镇社会保障中心

下一篇: 北京大栅栏西河沿老街修缮重张 曾是最早“金融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1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