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高院就陈满案表示将依法作出国家赔偿决定


 发布时间:2021-01-23 13:25:38

告别了记者们,陈满坐上大哥提前联系的车,坐在大哥大嫂中间。先去机场办临时身份证?还是先回宾馆?大哥和大嫂争执不下,陈满赶紧阻止大哥:“哥,不要急,遇事一定不要急。慢慢说……”路上,陈满一直朝着车窗外,城市更大了,1992年,他刚来海口,龙昆南路、北路都没有房子,现在已经延伸到后面

临近下午2点,琼山法院门外的人越聚越多,除了前来旁听和采访的记者外,还有七八位海口市民。“这个案件太离奇了,我就是想过来听听到底怎么回事。”一位在法院门外准备办理旁听证的海口市民称。由于安检门每次只能通过一人,因此陈忆和妻子与其他旁听人员排起了队。其间,陈忆一直向前张望着,并不时看表。“都是过来听陈满案的,大家让让,让陈满家人先进去。”看着陈忆有些着急,一位旁听人员向队列前方喊着,随后,队伍让出了一条路,陈忆和妻子进入了安检通道。

在电话里,这位负责人表示,因年代久远,当年承办该案主要民警,已陆续退休。而他本人,于2003年进入分局工作,对陈满案完全没有听说过,所以不知情,故不便作任何评说。将出庭再审的律师易延友和王万琼在美兰监狱。陈满一审律师写了77次申诉材料,几乎全部石沉大海。“我开始灰心了。毕竟,时间越久,翻案的机会就越渺茫A再审前一天大哥:“为弟弟腾出了向阳的屋子”12月28日,陈满案再审的前一天,海口下着小雨,有点凉。美兰监狱,陈满的大哥陈忆搀扶着爱人李宇琪来到这里。

那么,视频中的维卡币到底是什么?其实,以“维卡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骗局早已多次被媒体曝光。2016年4月,广东省中山市公安局就破获一起以投资网络虚拟货币“维卡币”为名进行的非法集资、传销犯罪案件,涉案金额6亿多元,受害者上千人。而内蒙古、浙江警方也对“维卡币涉嫌传销诈骗”进行了通报和警告。据华西都市报报道,陈满投资的“维卡币”公司目前已经大门紧闭。那么,陈满是否遭遇了传销骗局?他的投资是否安全?徐昕教授透露,下一步他们可能向公安机关报案,想办法帮助陈满挽回损失,“因为他现在可能还没有意识事情的严重性。接下来可能就是想办法维权,通过报案把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晚上8点多,记者终于打通陈满电话,他表示在事件处理完毕之前暂不做任何回应。

除夕夜,陈满(前排中)和家人拍了一张全家福。陈满的桌上放着他刚买回来的书。自1992年12月27日被羁押至2016年2月1日获释回家,今年53岁的陈满已有23个春节没和家人一起度过。今年春节是23年后,他与家人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春节。大年初五这天,在川西小城绵竹,重获自由的陈满上午陪父母,下午逛街巷去书店买书,为自己将来要在互联网领域创业做准备;在挂满红灯笼的街巷中徜徉,感受着来之不易的自由。□过年年夜饭菜单专为陈满定制家里的年夜饭,陈满已经缺席了23年。

之前,位于成都三圣乡的“四川开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已是人去楼空,这需要警方去“追寻”。其实,最佳的“止损”及“补牢”办法,就是当即“报警”,借助“公力救济”。所谓传销活动,是法律严禁的非法活动。刑诉法第108条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发现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司法机关报案或者举报。至于其他人员,亦有相关的职业道德准则。他们理应在知情的第一时间,就把疑似线索报告给公安机关,而不是继续充当“私家侦探”角色,看着损失由“40多万”变成了“一百几十万”。公安机关则应立案调查,追捕犯罪嫌疑人,替受害者挽回损失。陈满出狱了,只是人生重启的第一步,眼前的路不无“风险”。了解法律、依仗法律,才不会再现赵作海的波折一幕。□欧阳晨雨(法律人士)。

踏进家门,眼前的一切让陈满既陌生却又熟悉。父母家所在的居民楼,系汶川震后原址重建的,陈满并未住过。但在老父陈元成为其准备的房间里,数十年前陈满与两位兄长凑钱购买的双卡收录机却崭新如初。“当时买成1500多元,我喜欢听点贝多芬、柴科夫斯基之类的古典音乐。”看着年轻时的旧物,陈满感慨万千,他没有想到父母将收录机保存得如此完整。下面柜子中,摆放着60多盒音乐磁带。房间里,摆放着一张新买的实木床,铺好了干净的床单,一侧摆放着毛毯被褥和电热毯。

更具体的是,他们还一天天地老去,病疾缠身。以前他们还能亲自去申诉、递交材料。现在他们只能争取努力活着,活着等待陈满归来。也就在这时,一位名叫程世蓉的退休老太太走进了他们生活。程世蓉和陈满一家非亲非故,只比陈满父母年轻约十岁,但是她随后以12年的坚守再一次见证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一诺。承诺帮助陈满父母后,程世蓉南下海南看望陈满,连续三次亲往最高法信访,无数次地帮助陈满父母撰写、邮寄申诉材料,积极联络律师、媒体。

跨过火盆、告别厄运之后,钱报记者对话陈满——“我终于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一阵迎来送往的喧嚣之后,陈满家里归于平静。这个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中年男子,也终于有了一点独处的时间。重获自由,回家的感悟涌上心头,未来的规划近在眼前又远在天边……看得出,陈满都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依旧深埋在心中。腼腆,成为这个蒙受23年冤狱之灾的男人,在出狱后给人们的第一印象。无数次希望、失望乃至绝望交织碾压,陈满坦言,自己仍是幸运的。但外面的新世界,他并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回归。

2015年12月2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对陈满一案依法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出庭执行职务,陈满及其委托的律师到庭参加了诉讼。庭审中,合议庭依法组织检、辩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检、辩双方还各自发表了辩论意见。2016年2月1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海南省美兰监狱,依法对该案公开宣判,认为原裁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满杀死被害人钟作宽并放火焚尸灭迹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依法应予改判。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五条、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

史韩 和字 耶律楚材

上一篇: 今年南阳社会养老保俭多少钱

下一篇: 央视报道南阳“瘦身”钢筋 9名涉案人员已被控制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2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