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25年来首次与家人过春节:愿陪着父母开心过年


 发布时间:2021-01-26 20:42:32

主观客观的,如果再去纠结也没意义。做人,特别是做男人必须宽容,心胸要宽广,往前看。钱报:对当年刑讯逼供导致你入狱的那些人,恨吗?陈满:恨?也不想再去说恨不恨,在监狱里每天都会想很多,这些年下来也想明白了,人生、命运就是这样,我无法改变,与其纠缠不如往前看。但我还是要依法申请对那些

新京报:从新闻照片看,今天你的精神不错。陈满:很多原因,主要是为家人考虑,父母80多岁了,身体不好,怕影响他们情绪,所以尽量控制自己。新京报:这些年在监狱里过得怎么样?有什么记忆深刻的事情?陈满:毕竟我没做这个事,很痛苦,但是没有办法。我只有尽量调整自己,思考人生,学习有益的东西,看报纸看电视,关注社会发展和变化,关注国家政策走向。另外,我看了很多前人、成功人士的书,学习他们的经验和有益的东西。新京报:在监狱时,你一直很有信心将来一定能出去?陈满:我坚信这一点,因为我没有做。

23年未见,旧时容颜虽改,但不变的是内心的亲切,陈满和同学一起回忆美好的高中时光。夜深人静时仍会默默神伤这几天,陈满家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甚至有人拿着刊载有陈满冤案的报纸,直接登门向陈满寻求如何为自己或是为家人翻案,加上从各地赶来的记者,整个大年陈满的感觉是“很忙”、“很激动”。不过,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陈满回到自己的房间,回忆起过往仍会默默神伤。在陈满床对面的书桌上,仍摆着蒙冤入狱前兄弟三人凑钱买的录音机,橱柜内摆着数十盘音乐磁带。

“当时陈满到广安去参加了一个针对所谓的成功人士、老板的座谈会。旁边一个女的向陈满介绍有关维卡币的信息。陈满被说动心了,最开始投了20多万。第二次又投了20多万。反正在我得知这个信息时,陈满就已投进去了40多万。”在回家的路上,陈满向成都商报记者证实,记者到开建网络科技公司去采访时,有工作人员将这一消息告知了他本人。陈满介绍,他确实投资了维卡币。陈满称,他选择的投资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比投资房产,或者回到老本行要容易些,因为他蒙冤入狱后,脱离社会已经太久,已经很难再重新进入这些传统行业。

而这样的希望,来得非常不易。它是这些年来民众法治意识逐渐觉醒和中国法治建设不断进步的结果。但是,要让这样的觉醒和进步持续下去,则更有赖于国家法治的进一步完善,以及包括司法人员在内的全体国民法治观念的进一步增强,使之成为民众对法律秩序所内含的伦理价值的信念与信仰。陈满表示要“忘掉仇恨”,这样的心态和姿态值得点赞。只有不再纠结于过去的苦难中,作为个体的“陈满”们,才能真正从内心中获得自由。就像曼德拉走出监狱后所说,“若不能把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在狱中”。不过,作为社会,我们却不能忘记当年那些形形色色的荒唐做法,时刻警醒自己,唯有法治,才是我们所有人的护身符。

陈满申请国家赔偿案今听证中新网海口3月30日电(记者 付美斌)陈满申请国家赔偿一案,30日上午在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海南省高院)举行听证。陈满和代理律师王万琼出庭表达诉求。当日上午9时许,陈满与代理律师王万琼一同走进海南省高院。在海南省高院大门外,陈满告诉记者,近两个月呼吸自由的空气,感觉非常好。他说,海口是他伤心之地,但为了维护自己合法权益,不得不来。陈满认为律师提出的国家赔偿,是合情、合理、合法的。“对一个受冤假错案的人,自己失去的太多太多。

南澳岛 三灾 陈玉

上一篇: 男子醉驾酒精含量“爆表” 超醉驾标准5倍

下一篇: 南昌县小蓝经济技术开发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5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