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拯救“骗局”中的陈满 报警优于私力救济


 发布时间:2021-01-27 23:51:38

随后,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宁屯大厦,这栋当年陈满带着工人装修的大厦,如今和周围高楼相比,已变成一栋十分破旧的楼了。当年办案民警已陆续退休作为当年主办陈满案的警方,海口市公安局振东分局对最高检抗诉和最高院启动再审陈满案又有何态度?据华西都市报了解,随着地名变更,海口市公安局振东分局已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钟作宽身有多处锐器伤,系颈动脉被割断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租住在109号楼房的陈满被海口市公安局确认为犯罪嫌疑人。1994年11月9日,海口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海口市中级法院刑事判决书认定:陈满因未交房租等,与钟作宽发生矛盾,钟声称要向公安机关告发陈私刻公章帮他人办工商执照之事,并要求陈搬出109号楼房。

当年12月25日晚7时许,陈满拿菜刀朝钟某连砍数刀致其死亡。后陈满将煤气罐搬到钟某卧室门口并点燃。海口中院认定,陈满构成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判处其死缓。海口检察院认为判决过轻,提起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省高院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服刑16年来,陈满坚持喊冤,他的父母也认为此案存在诸多悬疑,多年来向各级政法机关申诉。2014年6月12日,最高检向海南方面发函,调阅陈满案的相关资料。今年2月10日,最高检决定就陈满案向最高法提出抗诉,称海南高院的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

在这份“异议”里,写了他没有作案的事实,并强烈反映了公安人员对他刑讯逼供等非法行为的愤慨。法院当然不认为是对一审判决的上诉。从1993年开始,陈满本人写过各种形式的信件、申诉材料10次以上,寄交出100多份。在家人和社会人士的共同努力下,辩护律师易延友、王万琼等接触到本案,认定本案有罪证据严重不足,陈满没有作案时间的证人证言充分且互相印证,而且陈满显然遭受了刑讯逼供。易延友、王万琼合作辩护,并认定“再审没有什么悬念”,定会无罪释放。

最高检刑事申诉厅这名负责人向记者解释表示,原审裁判认定原审被告人陈满具有作案时间与在案证据证明的案件事实不符;原审裁判认定事实的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定案的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陈满有罪供述的真实性和合法性存在疑问,证明力较弱。经最高检检察委员会讨论认为,陈满案原审裁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2015年2月10日,最高检将陈满案向最高法提出抗诉。2015年4月24日,最高法采纳最高检意见,指令浙江省高级法院异地再审。

海口检察院认为判轻提起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高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陈满坚称蒙冤,与家人持续申诉。2001年11月8日海南高院经复查驳回申诉。2013年4月9日,海南省检察院审查后认为陈满案不符合立案复查条件。2015年2月10日最高检以海南高院对陈满案的裁定“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为由,向最高法提出抗诉,最高法指令浙江高院异地再审。2016年2月1日浙江高院依法对陈满故意杀人、放火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陈满无罪。2016年3月14日陈满向海南高院提出国家赔偿申请,海南高院立案。3月30日,海南高院组织公开听证会,听取陈满意见。2016年5月13日海南高院与陈满达成国家赔偿协议,向陈满支付国家赔偿金2753777.64元。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林斐然 实习生王春晓。

年夜饭,父亲亲自安排了菜谱,18道菜,少不了我爱吃的回锅肉。我的新年愿望是陪着父母开开心心过年,喜庆的鞭炮声里,一家人过了一个最开心、最幸福的年。除夕当晚,侄儿不停在手机上抢红包,我就想,为啥这样一阵猛戳就能戳出红包来,他一番解释,我还是似懂非懂。回家后,我到省医院检查身体,医生看病要身份证,还需要交医疗卡,还真不习惯,这要在以前,看病只需挂号交钱就行;另一方面,感觉是车多、房多、商店多,变化太大了,回来之后,感觉和社会有一些距离。

”一开始不知道情况,确实很愤怒。据陈忆介绍,当时带拍摄者去是作为朋友、作为老乡带过去的,“我们也熟悉,去年拍陈满的纪录片经常来家里。”陈忆说,可能是陈满当时不让人家对外说,陈满肯定是阻挡了别人,这应该有很大关系。陈忆说,既然说清楚了,也不能太责怪人家。2月26日下午2点,记者联系到成都律师周莉(化名),陈满家人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周莉就在该微信群中,并提供了一些法律建议。对于为何微信群里有拍摄者跟拍陈满被骗,并没有及时报警或公开,周莉称,作为专业律师,她认为应当是警方,才能把钱(陈满投资的)追回来,只有警方才能打掉传销团伙。

2月2日上午10:40,他终于回到绵竹水电新村,“老远就看到我的同学了,他们上来给我挂大红花送鲜花,很感动。”这个春节,一家人拍了自1991年春节后的第二张全家福。从2月2日回家,到今天已经过去了10个多月,陈满依旧喜欢窝在家里,看看电视、看看书。“感觉还没有完全融入这个社会,除了走亲访友会会同学,就是在家里陪母亲。”陈满说,自己还有一个接受和学习的过程。不过,与刚回家时比起来,他的气色好了很多,人也胖了一圈,“家里吃得好,想吃就吃想睡就睡,一不小心就长胖了。

而目前,该公司已人去楼空。尽管,现在还不能断定,这就是一起投资骗局,但从“蛛丝马迹”看,的确不无“非法传销”嫌疑。陈满的上百万投入,很有可能“打水漂”了。而这些钱,基本是之前国家赔偿所得。由此,也不禁让人担忧,赵作海的“抄水表”经历,可能在他身上重演。众所周知,赵作海坐11年冤狱所获65万元赔偿已全用光,其中有20万元,尽数投入商丘一家投资公司,结果血本无归,目前只能靠在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抄水表度日。对于陈满的尴尬处境,其家人认为有人“知情不报”:“在3个月前就知道了陈满被骗”,“但没有一个人把陈满被骗的消息告诉我们这些亲人”,“如果陈满那时候就被亲人们拉住,他肯定不会陷那么深,被骗那么多钱”。

效度 工作效率 德治

上一篇: 北京今有中度霾夜间或好转 温暖还剩2日后天最高19℃

下一篇: 寒潮“速冻”琼岛 海口现40年来最低温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1.16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