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案再审称遭刑讯逼供认罪 检方要求改判无罪


 发布时间:2021-01-25 22:16:03

观点检方抗诉冤案或成“新常态”对于陈满案写入两高报告,法学专家、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表示,这样一个由民间人士、律师团队等共同发起的洗冤行动,最后能得到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认同,首次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无罪抗诉,并写入两高报告,是司法进步的表现,“陈满案对于今后推动此类案件的平冤昭雪

他办理了停薪留职的手续,和朋友们一行八人,来到了被确定为“经济特区”的海南省,希望用自己的双手拼出一番天地。异乡租房打拼 109号突发火灾从人生地不熟,到创办自己的装饰公司,陈满和很多人打着交道,辛苦忙碌,却有对未来的期待。1992年,陈满经人介绍,认识了四川老乡的钟某。46岁的老钟,以前是四川一家纺织公司的职工,当年这家公司准备在海南发展,就买下了位于海口市上坡下村109号的一栋房屋。因为经营困难,公司将人员调回四川,只留下钟某看守房屋。

海南高院决定予以受理,并于3月30日依法组织公开听证会,听取赔偿请求人陈满的意见。根据海南省高院昨日消息,听证会后多次与陈满及其委托代理人协商解决国家赔偿问题。5月13日,海南省高院与陈满达成国家赔偿协议,向陈满支付国家赔偿金275万余元。海南省高院昨日表示,理解陈满的处境和具体情况,已经在最大限度上保障了陈满的合法权利。其新闻发言人严献文说,合议庭经过多次反复认真讨论,依法作出国家赔偿,在法律框架内尽了最大努力满足陈满的请求,保障好陈满今后的生活,整个过程做到了尊重事实、依法办事。

专业律师团队介入后,召集法学界、律师界、媒体界40多人开陈满案研讨会,在海口声援陈满案的自行车慢骑活动,向相关司法机关和社会各界发出呼吁信等。2015年2月16日,陈满的律师收到最高检的“刑事申诉复查通知书”,决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抗诉。平反稻草叠加的力量新京报:冤案得以平反,你觉得最大的推动因素是什么?程世蓉:是民间力量,专业律师奔走,网友加入讨论,他们的执着让我感动。陈满的父母把我视为救命稻草,我把律师看做救命稻草,这是一根一根稻草叠加的力量。

■ 释疑为何赔偿款定为275万?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此前陈满向海南省高院申请966万余元的国家赔偿金。其中包含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853777.64元;误工费3707555.28元;医疗费、后续治疗费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万元,以及赔偿23年申冤的费用支出100万元。而海南省高院最终向陈满支付国家赔偿金275万余元,依据何在?根据海南省高院出具的(2016)琼法赔1号国家赔偿决定书,海南高院以最高法公布的2014年度国家职工日平均工资219.72元为准计算人身自由赔偿金,陈满被无罪羁押监禁8437天,需要支付1853777.64元。

陈满说,这是他最不忍心看到的一幕。再照全家福 怀中的侄儿已成家过年大嫂李宇琪取出一张老照片,那是拍摄于1991年春节时的陈家全家福。那时,意气风发的陈满怀抱着两岁的侄儿陈畋,如今陈畋已结婚,全家福里多了侄儿媳妇王怡然。陈满,已52岁。2月6日,除夕前一天,82岁的陈元年,将崭新的鞋袜衣裤交到陈满手中,尽管口中的“满儿”已经52岁。下午4时,陈满的侄儿陈畋夫妇从绵阳回来,陈家一家完整团聚,陈畋夫妻俩给幺爸(陈满)买了双耐克鞋,还捎上了一条香烟。

法庭对有关事实证据依法进行了举证、质证,并充分听取了检、辩双方的意见。陈满大哥陈忆作为家人代表旁听了昨天下午的庭审。他说,陈满在庭上强调自己没有作案时间,案发及前后两天均有证人可以证明,请法院尊重事实。还有,陈满指出自己此前做出的有罪供述是因为被刑讯逼供。鉴于案情重大复杂,浙江高院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将择期宣判。陈满大哥表示,将在海南等无罪的宣判结果,然后带弟弟回四川老家。供图/浙江省高院官方微博新闻内存23年前的“海南杀人放火案”1992年12月25日,海口市公安局振东分局接报,当晚8时许在该市振东区上坡下村101号发生火灾,群众及消防队员在救火时,发现屋内有一具尸体,尸体大面积烧伤,颈部和身体有刀杀伤痕,屋内有大量血迹。

北京青年报记者拨打了陈满大哥陈忆的电话,在电话里,他的声音发颤,说话断断续续,能感觉到他的情绪非常激动,“我们现在接到他了,现在要跟他一起回四川过年”。解读浙江高院解答陈满案再审无罪理由一起口供前后矛盾、没有物证的冤案浙江高院经审理认为,陈满的有罪供述不稳定。陈满的供述经历了从不承认犯罪,到承认犯罪,又否认犯罪,又承认犯罪的多次反复,再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和原一、二审审理时全面翻供。陈满关于作案时间、进出现场、杀人凶器、作案手段、作案过程以及对作案时着装的处理等主要情节的供述不仅前后矛盾,而且与在案的现场勘查笔录、法医检验报告等证据所反映的情况不符。

3、陈满供述将自己工作证留在现场的动机得不到合理解释。侦查机关将本案凶手锁定为陈满的关键证据,是在钟作宽的裤口袋里发现了陈满的工作证。陈满曾供述,将自己原来的工作证放在钟的裤袋里是为了让人误以为死者是自己。但多名证人证言,证明未发现案发后陈满有任何异常,陈满也不存在有意躲藏、躲避他人的情形。对 话 陈 满告别过去不能耽搁在怨恨中回顾这20多年的经历,接受记者采访时,陈满表示,母亲说少些怨愤,他将与过去告别,也不再纠结过去的苦难。

具体包括:赔偿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853777.64元,赔偿误工费3707555.28元,赔偿医疗费、后续治疗费10万元,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300万元,赔偿23年申冤费用支出计100万元。申请书中称,陈满在被剥夺人身自由时,就已经开办了一家装修公司并初具起色,其工资水平远远超过普通职工,以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职工日平均工资为基数,请求人的误工费按照普通职工年平均工资的2倍计算。同时,陈满还要求海南高院在央视、《人民日报》等媒体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胖话 种豆得豆 老虎钳

上一篇: 校园文明礼仪新闻稿100字

下一篇: 从维修菜鸟到技术大拿 工匠大赛冠军才26岁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2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