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案检察官详述抗诉始末 23年前冤案得昭雪


 发布时间:2021-01-27 14:57:41

曾代理陈满案的律师曹铮说,陈满本想上诉,因不懂法律,错过了提起时限。即便如此,案件还是进入了二审程序。判决作出后,最先提出异议的不是陈满,而是检察院。一审宣判4天后,海口检察院认为判决过轻,提起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省高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之后,陈满被羁

陈满陈满给母亲看手机里拍的腊梅照片。/人物档案/陈满53岁,四川绵竹人。1992年12月25日在海南省海口市卷入一起杀人纵火案,开始被认定为死者,后又被认定为凶手,并于12月27日晚被警方带走,从此蒙冤入狱。2015年12月29日下午,陈满案由浙江省高院在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再审,检辩双方在庭审中一致认为陈满无罪。4个多小时庭审后,浙江高院称鉴于案情重大,择期宣判。2016年2月1日上午,陈满案在海南省海口市美兰监狱宣判,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

被法警带入时,陈满戴着手铐,两鬓斑白。他向旁听席望了望,似乎没有看到前来旁听的哥哥和嫂子。据旁听人员说,当法官宣布再审开庭时,陈满起立并刻意挺了挺胸,还向公诉人和自己的辩护律师分别看了一眼,之后又挣了一下手铐,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庭审中,控辩双方向法庭出示证据时,坐在被告人席位的陈满总是探探头,眯着眼看着出示的证据。检方 应宣告被告人无罪据旁听人员透露,法庭上控方和辩方出现了罕见的“一边倒”情形。作为控方,浙江省检察院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官在庭审中表示,原裁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应宣告原审被告人陈满无罪。

中新网海口12月29日电(见习记者 李苑露 通讯员 高媛萱)29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了陈满故意杀人、放火再审案。1992年12月25日,海口市公安局振东分局接报,当晚8时许,在该市振东区上坡下村101号发生火灾,群众及消防队员在救火时,发现屋内有一具尸体,尸体大面积烧伤,颈部和身体有刀杀伤痕,屋内有大量血迹。经公安机关侦查,认定是四川省富县陈满所为。1993年11月,海口市人民检察院对陈满以故意杀人罪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月26日,李旭接受记者采访时,很肯定地说。了解到陈满把自己关在屋里,拒绝跟法学专家和律师见面的情况后,李旭说,反传销人士也很怕面对这种情况。“如果有的人不理性,把自己关起来,拒绝交流,哪怕再权威再专业的人,想把他拉回来都很难。”李旭凭经验认为,这段时间,传销组织也通过各种手段跟陈满保持联系,“让他不要见这些人”。而陈满也可能不愿意面对现实。“因为本身他已经投进去一百多万,本能地抵触、排斥反对的声音。”“这种情况下,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切断他跟传销组织的联系。

之后,她和儿子的沟通方式就只剩下书信和电话。陈满的父母共给狱中的陈满寄出约300封书信。王众一告诉华商报记者,陈满入狱后,她每个月至少都会给儿子写封信。起初,她和老伴会一起写或轮流写,后来老伴得了脑病,身体负担较重,老两口也有了分工,王众一负责写家书,陈元成写申诉。写信的时间原本并不固定,后来她把18号定为写信的“专题日”。“18这个数字好啊,‘幺捌’,‘要放’嘛。”她说。每次,王众一写完信,都由陈满父亲陈元成寄出,“我腿脚不好,都是老伴去寄。

特别是2月26日10时许,一位社交网络诈骗截图显示头像为陈满,id也是陈满的人发言力挺维卡币,并称自己还没有报警,要对投资人负责的两段文字发言出现后,不少人开始欢呼雀跃。有陈满发言的截图,也很快在这些群里流传。让知情人士最担忧的是,陈满现在已成为所有维卡币投资者观察的一个风向标,“如果此事最终不了了之,那可能的后果就是陈满最终成为了维卡币的代言人。那些头目就可以鼓吹:‘这么多媒体报道都没有影响到维卡币,维卡币是最安全的一种投资。警察都管不了。’这势必会造成维卡币的进一步泛滥。”事实上,也就在昨日下午,一篇和陈满相关的文章又很快在这些群里流传,“最近两天有篇报道陈满投资维卡币被记者曝光的文章。各位拜读这篇文章了吗?我觉得很可笑!……在这里,真的恭喜陈满,佩服陈满精明的头脑和眼光,投资了维卡币!牢中出来,还能把握这个财富的机会,可喜可贺……”。

陈元成生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希望人们能够永远记住,曾有一桩改变陈家三代人命运的冤案,叫做“陈满案”,但希望人们能够淡忘陈满本人,使他停摆了23年的人生,能够在平静中重启。陈满一度遵循父亲的指引,安于现状,他在家里看书、看电视,听交响乐,每天早起买菜做饭,陪着年过八旬的母亲逛公园。陈忆带他出去散心,引荐艺术家和企业家与陈满交流。陈满生活渐渐平静,人也胖了一圈。对社会没有完全适应出狱后的陈满并不愿意再去翻看判决书,他想做一个普通人。

没想到满儿回来了,一家人团圆才半年,他却这样走了!”上个月陈满刚订购了一辆新车,还报考了驾校,希望拿到驾照后,带着父母和家人到处去走走、看看。“没想到父亲这么突然就走了,我还没来得及开车带他出去走走。”“父亲虽然没有遗憾,但是我有遗憾。”陈满说,他感到欣慰的是在父亲有生之年,他以清白之身回到了家里。而一家人短暂团聚了仅仅半年,申请国家赔偿又耽搁了几个月,陪父亲时间不多。他还没来得及回报为他操劳了20多年的父母,父亲就离开了人世,这也是他一辈子无法弥补的伤痛。“我会跟哥哥们一起,照顾好母亲,和一家人一起,永远和睦、幸福地生活下去。”成都商报记者 王明平 摄影报道原标题:为陈满申诉23年的父亲临终嘱咐:“感恩曾帮助过你的所有人”。

贾章平 浙江广厦 武港

上一篇: 男子泰国浮潜遇难 家属索赔111万元

下一篇: 上海外滩隧道车祸死亡人数升至3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6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