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无罪释放 父母:终有了好结果 等他回家过年


 发布时间:2021-01-26 12:55:15

二、陈满案的反思陈满案的纠正是国家法治建设进步的成果,从疑罪从有、疑罪从轻、疑罪从挂到疑罪从无,实证了法治建设的进步和完善。陈满案是司法界的痛,都应该认真总结、深刻反思,从中汲取教训。海南高院结合司法体制改革,举一反三,今年全面组织生效案件的评查“回头看”,及时发现和纠正存在问题

王万琼介绍,过年的时候,陈满和自己发过短信相互拜年。然后,这么久以来就没怎么联系,他也很少在微信上互动。昨日,陈满发了一个短信,说今天要来成都。当自己当到达办公室时,陈满已经在等着了。“我看他带了一个手提包,还有一个背包。”王万琼说,接着就问了他最近生活情况,而陈满却说在进行一项投资,马上就要去学习。经过了解,陈满所说的投资是“投资100万,一年后就会获得900多万的回报。”这让王万琼不敢相信,怀疑陈满遇到了骗局,并希望陈满不要再进行投资。

”陈满当场拨了电话,电话那头传出“满哥啊,我才用维卡币提了一辆跑车”的炫耀声,陈满激动地对众人说,你们看看,你们都不懂。“你别听她吹牛,你自己去提一辆来看看?”陈满红着脸,对姚军脱口而出:“我以后送你一辆,你就知道多赚钱了。”姚军说,他仿佛又看到了23年前闯海南的“满哥”。不同的是,那时人们还无法知道“传销”为何物,如今这样的骗术几近妇孺皆知。“完全看不出是受了巨大冤屈、在牢里呆了23年的人。”独立纪实摄影师周强形容2016年第一次见到陈满的情形,“他的头发根根竖起,满面红光,总是带着笑意。

今年2月1日,海口,浙江省高院宣告陈满无罪。当天上午,蒙冤23年的陈满走出监狱大门。图/CFP新京报讯 昨日上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称与陈满就国家赔偿问题达成赔偿协议,向陈满支付国家赔偿金275万余元。涉命案蒙冤23年出狱后,陈满曾向海南高院提出约966万的国家赔偿申请。昨日中午,陈满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考虑到自己时间上“等不起”,父母也年事已高,接受了国家赔偿协议。但对数额表示遗憾,认为这笔钱不足以弥补自己“23年的美好青春”。

记者14日从海南省高院获悉,蒙冤23年的陈满申请国家赔偿966万余元,3月14日已获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根据王万琼律师提供的《国家赔偿申请书》显示,陈满要求海南省高院赔偿人民币9661332.92元。其中包括,侵犯人身自由赔偿金1853777.64元;申请人误工费3707555.28元;医疗费、后续治疗费1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00万元;23年的申冤费用支出100万元。海南省高院院长董治良表示,将按照国家赔偿法规定,并组成合议庭,经过审理之后依法进行裁断。

”昨日下午,陈忆专门找来一位在银行上班的同学登录了陈满的维卡币交易平台,“他总共开了六个账户 ,上面确实看到陈满有很多钱,虚拟的货币维卡币。”陈忆说。在陈满辅助下,这位朋友试图对陈满6个账户内的维卡币进行交易,卖出维卡币提现。但却发现,虽然6个账户每一个账户都可以操作,“但到了最后一步提现时,却始终操作不了。”陈忆还表示,他还曾陪陈满到银行去查了转账记录,“转了很多笔,都是网上转的。全都转到了私人账户中。”“他中毒太深,可以用病入膏肓来形容。

爸爸也站了起来。妈妈侧身,陈满一把将爸爸搂住。“爸,我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相拥一会,左手攥着妈妈的右手,右手攥着爸爸的左手,陈满、爸爸和妈妈,挪到了客厅沙发边,坐了下来。“我们一家终于团圆了……”大哥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紧接着,陈满开始说话。说的话,与早上写好的“陈满言”大致一样。其间,他添了两句。一句:“我二哥,他也为了我……”他哽咽了。一句:“23年我的冤屈……”他哭了。这是他踏进家门后,第三次哽咽。见儿子情绪激动,妈妈赶紧安慰儿子:“儿子不哭,你现在回家了,就幸福了!”或许是妈妈的安慰起了作用,陈满的眼泪,没有流出来。

2日一早,陈满父母家中,聚集了不少亲朋好友,迎接陈满回家。踏进家门,眼前的一切让陈满既陌生又熟悉。父母家所在的居民楼,系汶川大地震后原址重建,陈满并未住过。但在老父陈元成为陈满准备的房间里,数十年前陈满与两位兄长凑钱购买的双卡收录机仍崭新如初,60多盒音乐磁带存放在下面的柜子中。“当时购买花了1500多元,我喜欢听点儿贝多芬、柴科夫斯基之类的古典音乐。”看着年轻时用的物品,陈满感慨万千,他没有想到父母将旧物保存得如此完好。

陈满一审二审代理律师曹铮:现场被告说,陈满说杀了人以后,他拿毛巾被堵嘴,堵头,还拿报纸擦试刀上的血,我说带血迹的衣物在哪儿呢,你们收走搁那儿了,他们说丢了,我说丢了怎么能证明上面的血是钟某的血呢?什么证据都没有,光剩了残缺不全的口供了,这能定案吗?一审中,陈满向法庭陈述他并未作案,公安人员对他刑讯逼供,律师作出的是无罪辩护。代理律师在口供中找到十几处矛盾,让公诉方无法反驳,陈满依然被判死缓。一审被判死缓 诸多因素致未上诉同年11月9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杀人放火罪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书上对案发过程和案发原因是这么认定的。

金雪军 政审 人集

上一篇: 收费站挪移保住“摇钱树”引争议

下一篇: 肇庆市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2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