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来推动陈满无罪背后的群像:同学捐款几十万


 发布时间:2021-01-16 02:15:57

而法院也未给辩护律师送达判决书副本。然而即便如此,案件还是进入了二审程序。原来,这份判决作出后,最先提出异议的并不是陈满,而是检察院。一审宣判四天后的11月13日,海口市检察院将一份抗诉书递交到了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海口中院的判决显然过轻,并以被告人陈满情节恶劣,而且肆意翻供

“在出来前我说,如果陈满无罪释放那一天,出狱的时候我一定要来接他。”周先生介绍,如果陈满将来要创业的话,他可以在资金和项目上给予帮助。10时34分给母亲打电话:明天早上回家10时34分,大嫂李宇琪帮陈满给母亲王众一打通电话,“妈,我是陈满,出来了。”王众一激动落泪,对着电话喊“满儿,出来就好,还你清白了,你本来就是清白的。”陈满连续几遍叮嘱母亲,不要激动,身体要紧,很快就回来了,“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回来。

“陈满案,是在没有出现真凶,也没有被害人‘复活’这样的情形下纠正的冤错案件,我们是认为他存疑,无罪。我们现在纠正20多年前的错案,适用的依然是当时的法律,因为在当时的法律规定下,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案件也是不应该定罪的。我们并没有用新的标准去判断旧的案件。”最高检刑事申诉检察厅副厅长鲜铁可说。如何防止和纠正类似的冤假错案,为蒙冤者洗刷罪名,还无辜者以清白,让公平正义成为依法治国的常态?陈满的故事,再次引发了人们的深思。

后历经一、二审,1994年11月22日,陈满被判死缓。从1992年到现在,他已经失去自由23年。陈满被收监服刑后,他的家属却坚信,他没有杀人,是被冤枉的。于是,陈满父母陈元成、王众一夫妇和家人,开始了“儿子无罪”的申诉路。这一走,就是21年。这对老人的坚持和信念,引来法律界高度关注,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曾撰写长微博,将陈满案称为“活着的聂树斌案”。今年1月22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易延友教授和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律师王万琼,作为陈满案申诉代理人,在海口美兰监狱会见陈满。

”这部手机原是大哥陈忆在用,陈满出狱后,陈忆就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了陈满,带着手机号、微信号甚至微信用户昵称等全套。陈忆说这部手机就是专门为陈满打官司买的,通讯录中保存的也全是律师、记者等关注陈满案的人。“现在让陈满暂时用着,等他学会用手机了,再给他买个‘苹果’,”陈忆说。出狱后的陈满先去成都的一家医院检查了身体,医生看病要陈满交身份证,还需要交医疗卡,陈满说当时自己都没有,这要在以前,看病只需挂号交钱就行;另一方面,陈满感觉是车多、房多、商店多,“变化太大了,从监狱出来之后,我自己感觉和社会有很大的距离。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说,在司法改革的路线图上,司法人员的主体责任越来越被强调,这是防止冤假错案的一条科学路径。“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这是2016年中央政法工作会议部署的改革重点。在法律专业人士看来,目的就是促使办案人员树立必须经得起法律检验的理念,确保侦查、审查起诉的案件事实证据经得起法律检验,保证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发挥决定性作用。最大限度防范冤假错案,离不开制度的保障。司法机关将完善证据制度,实行不同类型案件的差异化证明标准。落实证人出庭作证制度,提高律师辩护率。把不认罪和认罪后又翻供的案件作为推进庭审实质化的重点。每一次公正裁决,都浸润着公众对法治的信仰。“陈满杀人放火案”将成为中国法制史上记载司法公平公正的又一个重要印记。

过去的这些年中,陈满的父母给狱中的陈满寄出了约300封书信。昨日,华商报记者从陈满的家人处获得了1998年至2015年的200多封家书的照片,以及家人收到陈满1993年以来的数十封回信的照片,并获授权刊发。虽说“一封家书抵万金”,但这些书信对于一个失去自由的人而言,意义远非金钱能衡量。>>300封书信每月都要给儿子写信后来固定18号写,谐音“要放”陈满84岁的母亲王众一清晰地记得,在陈满获释前,她已经有16年多没见过儿子了——1999年12月,她和老伴陈元成去海南探望儿子,归途中她重重摔了一跤,腿膝关节骨折,胸口和腰部受损,还留下了后遗症。

钱么 余晖 屯人

上一篇: 社会工作者职仪式上的交流发言

下一篇: 北京婚姻登记机关提供免费颁证仪式 可增个性环节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0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