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未作任何防护捅马蜂窝 被蜇伤连累众居民(图)


 发布时间:2021-01-27 02:07:22

前日下午3时,一支携带潜水装备的潜水员赶到现场,终于将落水女孩从河底捞起,交给家属。落水女孩去年刚大学毕业“好可惜,女娃才24岁。”一名来自璧山区福禄镇的大姐介绍,她认识这个跳河殒命的年轻女孩儿,姓李,24岁,是一名刚毕业上班不久的大学生。女孩一家居住在福禄镇上,生活清贫。父亲姓

马蜂窝。篮球大的马蜂窝,上千只马蜂乱舞,这样的阵势“问你怕未”?还真的有人不怕——桥头李屋村一男子未作任何防护就去捅马蜂窝,结果不但自己被蜇还“连累街坊”。忍无可忍的居民报警求助,桥头消防员到场后来了个“连窝端”,为市民除此“心头大患”。前日上午,桥头李屋村沿河工业区一间灯饰厂里,工人李先生终于忍不住要对一棵大树上的马蜂窝动手了。这个马蜂窝出现已有将近1年,从当初拳头大小变成如今篮球大小。李先生未做任何防护措施,拿着刀子上树,一刀扎在蜂窝上。

据桥头集村村中老人回忆,日军侵入桥头集的第三年,也就是1941年农历九月,抗日游击队在桥头集碉堡不远处的淮南铁路上埋设炸药,炸翻了一列运煤火车。驻扎在碉堡中的日军为了报复,在附近大肆烧杀,包括桥头集村在内的若干村子里烧杀抢掠,桥头集镇的其中一个村子整个被烧毁。“所以,这三座碉堡是日军控制淮南铁路,在合肥地区烧杀抢掠的铁的罪证,怎么这样就被拆毁了!”站在碉堡的废墟前,杜仁胜惋惜地告诉记者:当时,这三座碉堡形成犄角之势,对淮南铁路桥形成了没有死角的控制,当时,抗日武装对这几座碉堡恨之入骨,期盼着将其炸毁。

到现场后,陈春福发现儿子脸部被炸伤,满脸油光,儿子一边哭喊,一边痛得拼命蹦跳,“爸爸,快送我去医院,我好难受。”陈春福一下子傻了眼,抱着儿子往桥头医院跑。事发时,与陈楹威小朋友一起经过氢气球附近的韦东小朋友,脸部也被炸伤,两人受伤情况相似。据韦东的父母韦厚友介绍,经桥头派出所调查,事发时,有个小孩捡了一个氢气球,拖着在路上走,可能是氢气球与地面磨擦后引发爆炸,陈楹威与韦东两位小朋友当场被炸伤。但拖着气球的小孩离得比较远,爆炸时,并没有受伤。

他推开窗户看见,在漆黑的璧南河边有人影晃动,但女孩喊了几声就没了动静。警车很快赶到,随后有民警提着手电到河边搜寻,但由于暴雨很大,视线受到影响。不久,一辆消防车赶到,沿着河边搜索,也没有发现。记者了解到,前日凌晨2点,璧山警方接到报警,称有人在红宇大桥桥头跳河,于是交巡警赶到现场,发现有一男子站在雨中的岸边,男青年说女朋友跳河失踪了10多分钟了,自己不会水不敢去救。随后,当地消防队赶到现场,消防战士们在黑夜中下河摸了一个多小时,但没有找到女孩的踪迹,无奈返队。

昨天下午,记者赶到现场看到:打鼓渡桥博学路一侧的桥头,一个限高架明显刚刚进行过改动“手术”:其两个钢柱被割断后,加上了4根钢筋,限高横梁就搁在钢筋上,生生被拔高了40多厘米。桥另一头的限高架为何没有抬高?吴先生分析:可能是下雨,另一个限高架还来不及施工。记者看到:打鼓渡桥桥面已经坑坑洼洼,两侧的水泥护栏也多处脱落,用木棍临时替代,桥头有“限高3米、限速20公里、限载20吨”的醒目标识。限高架是什么人偷偷抬高的?记者拨通了该桥管理责任人王欢的电话,王欢表示:他前天下午还到现场巡视过,没有发现异样,可能是他离开后,有人偷偷施工抬高了限高架。据了解,打鼓渡桥虽然多处破损,但主体结构还是安全的,相关部门近期准备对该桥进行修缮,而桥两边工地较多,可能是有人想抬高限高架方便大货车通行打鼓渡桥。王欢表示:将向相关部门汇报此事,尽快恢复限高架原状,并追查肇事者责任。(记者李爱华)。

据高速交警分析,车辆发生事故的原因跟车辆超速、超载的违法行为也有相当的关系。2008年10月12日,一辆安徽牌照的半挂车途经绕城高速往姜山北方向27公里附近时,驾驶人王某由于驾驶超载车辆经过一座涵洞桥时速度过快,在发生桥头跳现象的过程中,车辆底部的传动轴与桥头发生碰撞,导致整个传动轴发生撞击后掉落在车道内,整个车子无法行驶。据当事人王某陈述,自己当时在车内整个人脱离了驾驶位置并向上跳了起来,实在太危险了。高速交警提醒广大司机朋友,驾车经过此路段时一定要放慢车辆行驶速度,速度最好控制在80公里/小时左右,以免发生意外。高速交警已与宁波绕城高速业主单位相关负责人召开了多次会议,共同商讨解决路面沉降问题、如何消除桥头跳现象的有效措施,目前整个路面的施工已陆续展开。

乱刀下,41岁的陈瑞其“撇下”了妻子和一对不足13岁的儿女,匆匆离去。周鹏伟这个曾在东莞当过10年治安员的主犯,这时才发现砍错了人。周鹏伟的行为,激起村民的强烈不满,上千村民自发签名、摁手印请愿,要求相关部门严惩凶手。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判处周鹏伟死刑,其他凶手也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至死缓不等。一审判决后,6名被告人均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凶手其人35岁的周鹏伟,来自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赵村乡前张庄村。据悉,周鹏伟早在1994年就来到东莞厚街寮厦打工;1997年3月进入厚街公安分局巡警队做队员;2000年到厚街公安分局仙桥派出所做治安队员;2004年到虎门公安分局龙眼派出所做治安队员,直至事发前5天(即2007年9月25日)才辞工。

事后,一心想报复的周鹏伟,打听到那天打他的人是揭阳人。后来,对方拿了3万元的医疗费给周鹏伟,表示主动和解。但周鹏伟并不甘心,一心想报复。案发当晚,周鹏伟称自己喝了不少酒,想借酒闹事,找欺负自己的人报仇“教训”一下。2007年10月1日零时许,在厚街镇桥头祠边新村S256省道旁的桥头煲仔粥夜宵店附近,周鹏伟看到了陈瑞其他们在吃夜宵。“那几个人就是之前在酒店打我的人!给我搞定!”周鹏伟叫来几个河南老乡后,对他们叫道。

桥头溪乡集镇进水,多条道路中断。大水田乡短时间内降雨量达237.9毫米,多处道路塌方,2条进入公路全部中断;集镇街道进水最大水深约2米,学校进水最大水深约3米,300名学生被困后经疏散已经安全转移。乡村干部紧急将该乡茶田垅、八斗冲病险水库下游茶田垅等4村1800余名村民紧急转移,并做了临时安置。据统计,此次洪灾共造成10万余人受灾,其中重灾人口3.23万人,转移人口7800余人。因灾受淹房屋600余户,倒塌5栋30余间。农作物过水面积9万余亩,其中,水冲沙压6万余亩,稻田冲毁无法恢复面积1万余亩。全县公路共中断100余处,共损坏溪堤500余处;损坏渠道40余公里;全县倒损电杆1500余根,损坏高低压输电线路100余公里。灾情发生后,辰溪县各级各部门正在努力恢复中断公路、抢修电力设施、排除水利设施险情、抢通通讯设备、转移受灾群众,尽力将灾害损失降到最低限度。(记者 邓艳红 通讯员 米承实 陈菲菲 张文海)。

睿祥 无太大 朱谋俊

上一篇: 红会副会长:“郭美美”“捐你妹”推动红会改革

下一篇: 浙江警方抓获11名长江口非法倾倒垃圾涉案人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25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