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驴友”要学会敬畏自然


 发布时间:2020-10-23 05:36:38

习近平同志强调,一个政党执政,最怕的是在重大问题上态度不坚定,结果社会上对有关问题沸沸扬扬、莫衷一是,别有用心的人趁机煽风点火、蛊惑搅和,最终没有不出事的!领导干部捍卫法治,态度要坚决,旗帜要鲜明,措施要管用,方法要得当,从而增强守护的影响力、说服力和威慑力、战斗力。法律敬畏意识

权力是有风险的,领导干部已经成了风险最大的职业。”(12月19日《北京青年报》)每年受处分县级以上干部超矿难死亡数,周文彰得出“领导干部已成风险最大的职业”的结论。这种比较与判断,显得过于浮躁与另类,一时间让众多网友难以接受,比如有人嘲讽道,“处分的是有主观恶意的贪官,可以和成天把命系在腰上的辛勤矿工相类比?一个是丢乌纱帽一个是丢命,孰轻孰重?这话的逻辑在哪?”近年来,有一种论调风生水起,且颇有市场,即所谓的当官有风险,而且风险还不小。

因此,在广大党员特别是党员干部的心中,谨言慎行,时常敲响警钟,显得格外重要。其实,胆小有胆小的好处。胆小戒贪,不用担心经济上犯错误。胆小者,生活上虽然清淡些,但可心安理得,上床就睡,高枕无忧。胆小守纪,不用担心政治上出问题,一个人胆太大,便会突破底线,以致胆大妄为,干出害人害己的事来。胆小安分,在生活上不会犯错误。有的人自以为胆大,行为不检点,生活不自律,结果造成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足见,胆小也有可取之处。从某种意义上讲,胆小,体现的是处世态度;胆小,彰显的是严格自律。

对于如此追究结果,有还不如没有,这不仅仅是丢车保帅,更是糊弄公众。不该哭的哭了,该掉眼泪的却笑意如花!一个统计数字的出台、上报、审核,需要一系列的程序,这些程序还仅仅是法律规定的程序。在这些程序里,最终签字的则是政府机关的一把手。就算是统计员“缺乏对统计法的敬畏”,制作出了这份水分多多的统计报表,那么最终同意上报的会是谁呢?那就是地方的长官们。一个地方的长官在看到这样的数据后就没有一点想法?如果说,你们以“对具体数据不知情”来回应的话,那就说明你对工作是不负责任的,自己辖区企业的情况都不知道?一切都是不言而喻的,这里面连一点雾霾都不会有,明白着的事情。

为什么我会走到如此地步,得到如此结果,有如此下场?痛定思痛,原因如下:(一)理想信念缺位,底线松动,必犯大错。一个人如果连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都不能坚守,后果是可以想象的。用党纪党规对照自己,针对性的学习少了,渐渐放松了党性锻炼和世界观改造,逐步丢弃了对理想和信念的追求,在“有心人”的恭维中迷失,在追求个人私欲中坠落;在不良风气中底线松动。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不是通过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积极方法来解决,而是把病藏起来,就认为自己是一个健康之人了,结果小病染成了大病,最后得了个不治之症。

一个小小的统计员、一个小小的镇统计办,说白了就是在人家的股掌之中。要说这样的数据是因为统计员“对统计法缺乏敬畏之心”,我还是相信的,是因为他们不坚持原则搞出了比海绵吸水力还强的“统计数据”。但是,一个小小的统计员要搞这样的数据总要有目的性吧!他们是为了什么呢,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无法回答!造假的统计数据的出台有着很多不用明说的原因。查处数据造假绝不能让统计部门和统计员成为窦娥,成了别人“保命”的挡箭牌。别让乱箭齐发的时候,站着的仅仅是统计员,而别人却早早的趴下了,趴下的时候还叫嚷着“某些基层统计工作人员对统计法缺乏敬畏之心”。如此这般,何等可怕!作者:郭元鹏。

75岁的韩先生家住西安市高新区,前两天他去大雁塔广场转悠时,发现了一个问题。“北广场有药王孙思邈的雕塑,手里捧着一本书。我认为孙思邈捧的书有问题,孙思邈是唐朝人,那时候的书是卷轴的,还没有线装书。”韩先生说,希望相关部门可以关注一下,西安是著名古都,不要在这样的细节上出问题。(3月17日《华商报》)生活在唐朝的孙思邈捧上了明朝才有的线装书,换言之,“药王”一不留神穿越了。这样的错误当然很低级,但客观地说,如果不是对传统历史文化知识具有一定了解的人,实际上是很难发现街头雕塑这种细节上的谬误。

《诗经》中说“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就是说官当得越大,就越要谨慎。古往今来都是如此,每一个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都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当然,胆小与“工作中解放思想、放开胆子”是两回事。胆子小一点,不是该作为时不作为,不是决策时瞻前顾后、首鼠两端、等待观望、议而不决、决而不行,不是躲事怕事不敢担当。而是说话办事、为人处世都得谨言慎行,要时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保持一份敬畏之心,敬畏组织、敬畏群众、敬畏人生。党员干部胆小一些,就会多些理智、少些冲动,多些顾虑、少些恣意,多些谦和、少些自大。只要时刻保持高度警觉,“勿以恶小而为之”,真正做到“拒腐蚀,永不沾”,就能站稳脚跟,不致摔跤。(崔桂忠)。

如果我们对传统文化怀有应有的敬畏,那么不管是雕塑的设计制造者,还是政府有关部门,即便自己拿不准,把握不住,也完全可以虚心向一些文化学者和历史专家请教,进而避免错误的发生。而正是因为对历史文化缺乏敬畏,才显得随意,一旦随意了,错误发生的概率也就大大提高了。其实和街头雕塑出现的这种历史性错误相比,国内影视剧才是类似错误的“重灾区”。比如剧中的故事明明是唐朝的,但是墙上悬挂的字画诗词却是宋代的;比如剧中的人物明明是汉代的,但人物所吃的水果却是历史上唐朝才有的。

苏悦 潮南 康瑞祥

上一篇: 评论:高速公路公司高管薪酬让人生疑

下一篇: 海尔的核心价值观案列分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缤纷即时网 版权所有 0.10285